monica

sina@0-Monoca

可以遇见狼的人很少很少
但他们捎来远方的消息
足以让我们说不定哪天就上路了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以前阿
总觉得来到日光城是一件特别伟大的事
对这地方充满了极大的向往
而当真正涉足这里之后
才觉得 咳 哪有伟大
不就几十个小时 列车穿越平原高山
然后抵达目的地
曾经心心念叨的地方 轻而易举的抵达
世界说大又小 一张飞机票
把你从北带到南 从酷暑带到严寒
20岁之前自己是个伪文青
热爱民谣 还是个雷也打不动的理想主义
常跑到云的南方逗留 认为那地方就是个极乐世界
对于什么都极端的爱 极端的厌
还喜欢没事一个人跑到清吧里
盲目的喜欢一样东西
听唱得并不那么好的歌手弹吉他
屁都不懂还喜欢谈论人生
以前就是个火急火燎的愤青
好像要把自己的所有想法昭告天下才罢休
傲视群雄 心比天高
摄影第一堂课被问到愿望
说什么抱着相机去每一个想去的地方
现在想起来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是每个阶段一个模样
尽管现在依旧是个理想主义
但没以前那么热血沸腾
买东西会开始注意生产日期和保质期
还是害怕过马路
还是会没完没了抱怨生活
依旧活在自己给自己构造的世界里 一意孤行
但也开始学会理性的思考 接触不那么喜欢的人
去年小王子上映
自己一个人跑到电影院去看
坐在前排的位置哭得像条狗
越发的多愁善感
一件小事都能想到宇宙灭亡
自己脑补末日的场面
然后清醒过来
发现后面排队的人发出不耐烦的声音
还是点了一杯一直都喜欢的奶茶
推开大门走向人群
车水马龙的街道 小巷里的面馆
健步如飞的人 闹囔囔的城市
hey 这也是生活












你的眼睛是场刮了 350 年的飓风